由贫困到小康的见证——沂蒙农民裴怀良42年的烟火生活史记

    编者按沂蒙山区一位名叫裴怀良的老农民,从1980年至今,为了精打细算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记了42年多的家庭收入支出账。结果发现,他不但是农村现代社会生活变迁的记录者,还是率先步入小康的先行者和世间真情的见证者42年,他的家庭收入翻了93倍,人情支出翻了100倍,给孙子辈的压岁钱涨了50倍,曾经6年成为欠款户的他,如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幸福无比。因为他坚信党的领导,对由贫困到富裕有着一家之主的担当与追求。欲知详情请阅读——

 

由贫困到小康的见证

——沂蒙农民裴怀良42年的烟火生活史记

作者:姜丝

 

    偶然时机听到济南的作家朋友谈起,国家博物馆为纪念改革开放30年,特意收藏了上一位普通市民家庭收支生活笔记的事情。我然想起了同村亲戚小学初中老师裴怀良的“嗜好”。虽然我在城里工作了30余年,常因亲戚居家的红白之事回到村里。一旦提到我的老师裴怀良,赞叹他的人说他过日子都记账,一家人的生活打理头头是道;鄙他的人说他是“葛朗台”,“鸡蛋里算出骨头”。对他的这种做派,连日子过得叮当响的五保户也瞧不上,说他还是个文化人,瞧瞧那点儿出.......

    他是齐鲁大地沂蒙山区深山沟峪中的一位普通而又有些特别的老农民。说他普通,是因为他出生于1950年,是建国后第一代老农民,娶妻生子过着和其他山里人一样养家糊口的烟火日子;说他特别,是因为他高中毕业后在本村中小学担任过13年民办教师2014年,当地教育部门确认裴怀良的民师教龄为10,被教育部门裁员后,他在边农耕边在城里当“板儿爷”打零工的柴米油盐的岁月中,把自己从结婚分家独撑门面的家庭生活收支情况记得详细完整。通过他从刚实行农村责任制到进入新世纪共计42年的家庭收支账本,让我们透视了一个沂蒙山区老农民生活的艰辛与甜蜜,看到了一家人芝麻开花节节高的真实生活。这20本经年累月不间断的家庭衣食住行生活账人情账不正透露出了乡村中国由吃穿用度发愁物质丰裕的小康生活的微观世象吗?

裴怀良老两口查阅家庭收支账本,盘算着怎样增收节支。

    读懂了沂蒙老农民40多年的家庭收支账,也更好的了解乡村中国的历史变迁,也就读懂了我们所处时代和这片热土上勤劳朴实不断拼搏渴望美好前程的人们。

农村生活变迁的见证

    裴怀良算比较幸运的农村知识青年,兄弟人中,只有他是当年镇第一届村里第一批高中毕业生。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农村知识青年就业门路窄鲤鱼跳龙门”难的时期,他在刚毕业的1971年春天就被大队干部相中,选拔当上了村中小学的民办教师。

    裴怀良出生在一个“四塞之崮,舟车不通”的深山沟,因大队干部特别重视乡村文化教育,该村当年曾是“山东省半工半读先进单位”,村党支书记还代表全县出席全省的扫盲教育工作会议。裴怀良白天教书备课批改作业,晚上担任扫盲班的先生,指导村识字,自编自导文艺节目,丰富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假期到生产队挣工分,忙不亦乐乎。他的民师补贴也由248元,一直涨到16元。他是一个在乡村又挣工分又拿工资的知识农民。在物质生活困乏的农村有这样一副美差,找媳妇都容易。

        19742他与同岁的梁西美结婚,很快小家庭由二口人变成四口人分灶单过的日子开始襟见肘了。为了打理好一家人的生活1980年开始,裴怀良就把家里每笔收入支出记下来,一直记到现在由四口人变成了老两口

这是裴怀良记录1987年支出情况明细的其中一页

        1980年,裴怀良的家庭收入是161.55元,全年支出61.67元,当年节余99.58元(当年女儿出生,收了部分礼金);2021年,裴怀良全年收入15043元,支出7760元,节余7283元。2021年收入比1980年收入上涨了93倍。42年间,收入最高的一年是2019年,全年收入16740元,支出最高的年分别是1991年的8878.6元和2016年的24929元。

    乡村中国,农民支出最多年份是盖新房儿女婚嫁购置大型农机具购置家庭汽车或患上大病。裴怀良用不着汽车代步,但他一辈子实实在在地盖了次房子。1978年,即婚4年,裴怀良把父母分给的三间茅草石板房,花860元进行翻新整修;1991年,为准备儿子找媳妇结婚,在村里新批的宅基地上盖起了5间前出的窗明几净大瓦房。当年盖新房时,农村习俗时兴以工换工,部分小工帮手只管饭不用付工钱管饭用粮2500斤,食用油60斤,这些都是自家地里生产的,不算钱这样可以节省一笔支出。他请大工花费3600元,每人每天的工时费为3.25元,建筑材料费用4783.4元;其他烟酒茶糖肉菜等开支一宗。裴怀良除了把自己多年的积蓄都用上,他还向亲戚居举债8000元。

        2016511日,裴怀良外出劳动时忘记了灶间明火,导致房内火灾,损失惨重。对房子重新整修翻盖和当年治疗腰间盘突出病,项,分别花费8900元和3200元;因自己常年居住的老屋倒塌,不能再住了,年他还花3000元购置了邻居的一处老年房。裴怀良又一次成为欠债户。

        1982年前后的几年间,农村实行了家庭承包责任制,计划生育政策也让农村人口出生率降下来。教育部门实行并校改革,裴怀良于1983年秋季便从民办教师岗位上退了下来。

    为了种好责任田,他用自家的木料花150元请木匠打造了一辆小胶车,1999年花3600元购置了一台常林牌手扶拖拉机;2021年又花2600重新更换了拖拉机头。勤俭持家的小日子过顺风顺水,甜蜜如油。虽然责任田经营比其他村民强,但经济上还是常闹饥荒,花钱的地方多,挣钱的门路少。农闲时节,裴怀良便随村里的劳力到临沂城里当起了“板儿爷”,拉货搬家,垒灶台抹墙皮,只要挣钱的活啥都干过。农忙忙农田,战天斗地;农闲住城里(蓝天旅社——即晚上睡在地排车上),勤劳奔小康。城市成为裴怀良发家致富的主战场。

    裴怀良从三十五六岁到六十多岁,前前后后不间断地利用农闲时间到城里务工,每月的收入由初期的200多元到后来的2000-3000元,收入逐步增长。早年间有些业主了解到他曾经当过教师,学生假期中还聘请他辅导自己孩子的学习,并给予他丰厚的报酬。裴怀良算得上是一个农村的高收入者。所以,他的生活充实而富有。

农闲的时候,裴怀良坐在自己的院子里翻看账本,喜上眉梢。

        据不完全统计,裴怀良42年间的总收入合计为362599.36元,总支出为243546.86元,节余119052.5现有存款约为90238.27元。如果他的总收入按42年平均,每年的收入约为8600余元。一个老农民用40余年的时间挣了近40万元,可谓付出心血和汗水,劳其筋骨和体力,有拼搏奋斗的艰辛,也有乐观满意的收获。

 

率先步入小康的见证

    记者为了证实裴怀良所记家庭收支账的真实性准确性,专程拿他的账本来到沂蒙腹地的一个国家农调队进行比对。经过认真细致的比对发现,裴怀良所记录的每年家庭收入均比同年度县国家农调队社会公开公布的全县农村居民人均收入要高出一部分,并且42年来的收入增长比例高度吻合。比如,2002年,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2198元,裴怀良的个人家庭收入是8003元(含务工与务农收入,以下同)高出平均数5805元;2015年,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10584.4元,裴怀良的个人家庭收入是14360元,高出平均数3776元;2019年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收入14683元,裴怀良的个人家庭收入是16740元,高出平均数2057元。以上这三个年份数据中发现,裴怀良的个人家庭收入虽然高出全县农村居民平均数,但由于他年龄递增,体力下降,务工时间减少,所以2020年之后,裴怀良个人家庭收入略有下降。现在他70多岁,不再去城里打工,主要依靠伺候农田经营特色农作物和喂养牲畜的收入过日子

又一笔收入记在家庭账上,裴怀良心中乐开了花。

    裴怀良在被外界称之为县域“西藏”的全县最偏僻的乡镇村庄之一的莲花峪村(因村子周围有九个酷似花瓣的山头,村子座落在深山沟的山头中央,故村名为莲花峪)。但他历年购置家用农具家用电器的时间是较靠前的(这些数据不能拿去和最富裕的城郊平原乡村对比)。为了赶集上店外出务工方便,1984年,他就花260元添置了一辆大金鹿自行车,同年为增加家庭收入,花128元给妻子梁西美购置了一台鹰轮牌缝纫机,赶集收布料为乡亲们做衣服。1992年春节前,为方便在自己家中收看新闻和致富信息,丰富文化娱乐生活,525元购置了一台黑白的熊猫牌电视机;2017年夏天,为改善家庭生活,在儿女的要求和资助下,花1260元购置了一台海尔牌电冰箱2019年春节前,为减轻老伴的家务劳动负担,405元添置了一台牡丹牌洗衣机;20219月,为提升生活品质和赶上时代潮流,560元从网上购买了一台破壁料理机和小电锅。

         2018年春节,女儿为孝敬父母,给老口购买了微波炉电磁炉;2022年春节又把家里退换下来的50英寸的康佳牌彩色电视机送到娘家来。裴怀良老口白天忙活地里的农活,回到老年房院内喂喂牲口,哼着小曲喝着小酒,看着电视节目,其乐融融。

   在科技信息就是财富的新时代,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老高中生裴怀良思想观念并不落伍。他是全村较早安装固定电话的村民之一随着手机的普及常年往返于城乡之间的他,于2016年花1200元购买了一部小灵通手机。真是“电话一响,黄金万不过,他现在虽然换了次手机,依然使用的是“老年机”儿子把退下来的智能手机给他用,他说,还是用老手机,用习惯啦。

60岁和64开始,裴怀良能领到项国家补贴,是不断上涨的农村居民养老补贴,今年到手的就有1800元。老伴也有同样的养老补贴;二是每年2400元的民办教师补贴2014年,山东省政府出台政策,给曾经支撑偏僻贫困乡村教育事业的因各种原因退出乡村教育工作岗位的民办教师核发补助,到该年时裴怀良已经64岁了。这虽然是“迟到的幸福”,但上级政府没忘记民办教师以往的辛劳与付出,这让裴怀良自我感觉良好。他常说,党和政府给咱们核发补助,我们要懂得感恩。

   儿女经常给老口孝心物资,另外加上老口身体硬朗,土地里还有收益。裴怀良成为农村率先步入小康社会的老农民之一

 

世间真情的见证

   裴怀良除靠体力勤奋经营,还靠智慧能力创财富,干任何事情都有板有眼是村民羡慕和尊敬的有文化的老农民。村里有红白之事,都请他当大执客,他也乐意为父老乡亲们服务。夫妻俩生育了一儿一女,儿女都已婚嫁,现在是儿孙满堂。他在儿子1998年结婚前7年就筹资借钱准备好了时尚的新婚房。当年儿子结婚时,裴怀良只有多年增收节支积攒下来的10000元的“坐窝水”(指存款),办酒席共花费12000元,收到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礼金即“份子钱”共计3051元,偿还上借亲友的2000元现款,还剩余1000多元。等闺女出嫁到城里,他虽然没有大操大办,老两口给闺女陪嫁了1.5万元的喜被礼服和家用电器一宗。孙子外孙小的时候,每逢春节都给他们2元、5元、10元不等的压岁钱,后来逐渐涨到了每人发给50元、100元。压岁钱涨了50倍。压岁钱的突飞猛进,呈现的是富起来的老两口从物质上关注子孙后代的心理感受和快乐指数。2020年,儿子在城里购房时,老两口大大方方地支持了4万元。

    乡亲往来彰显世间真情。19874月,笔者在农村结婚时,裴怀亮老师因与本人沾亲带故,给自己家和媳妇家各封了3元喜酒钱;20191月,笔者的孩子结婚,裴怀良听到信息后又给送来了300元礼金。这一典型的事例反映的是三十年来,乡亲们往来的人情账表现在经济上(金钱上)翻了整整100倍!这也充分说明了在人们收入水平提高后,“人情债”也越来越重了。当然,农村居民的喜事价码是水涨船高,表现在白事(指丧事)上的人情交往也窜出了相当的幅度。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人间交往真情延续,亲戚朋友的互相来往集中反映在民间的红白之事上,这也是乡愁乡情割不断理还乱的根本原因所在吧。

    翻阅裴怀良记载的42年(2022年已记到9月份了)的家庭收入支出账本,发现其中有6个年头出现了欠债情况,欠款最早最少的年份是1986年,外欠款146.06元;欠款最多的一年是1992年,外欠款11361.90元;另一年是2016年,外欠款7709元。分析这6个对外欠款的年份发现,其原因是由于置盖新房、儿子结婚、身体患上大病和家中突然发生变故的较为特别的情况。这的确应验了农村人常说的:“盖新房娶儿媳,遇难生病躲不及”的俗语。裴怀良一辈子的生活轨迹从他的家庭账本上让我们看得百感交集热血奔流。

    沂蒙山区老农民裴怀良42年的家庭生活账本虽然字迹潦草,纸张变黄,记事本大小不齐整,但他为过好日子精于算计的生活态度和为发家致富不断奋斗的实干精神却是显而易见的。山区农民由建国后吃穿用度发愁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农村实行家庭生产责任制,日子过得并不轻松;时光延续到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新世纪,特别是2012年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三农”政策不断完善推进,农民在贫穷奔向小康的大道上,一路突进,欢歌笑语。裴怀良的这套沂蒙山区老农民苦辣酸甜咸的烟火生活记录,透析了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生活越来越美好的历史痕迹,是一套窥探改革开放以来微观世象不可多得的具有现实价值、史料价值、研究价值和文化价值的珍贵资料,值得国家相关部门或单位收藏展览。

    当我们采访快要结束时,裴怀良老师说:我们赶上了好时候,遇上了好领导,享受了好政策。老百姓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们老两口当了一辈子农民,国家都给我们发养老金了。现在过上了做梦都想不到的好日子。你们替我给上级领导捎个好,感谢感谢他们领导得好!

 

 【采访札记】

 乡村烟火生活中的勤奋幸福之光

                        

    依据国家公布的权威数据,中国有70万个行政村,沂蒙山腹地的莲花峪村只是其中的一个;中国有14亿人口,有494116万户家庭,裴怀良只是40多万个家庭中极为善通的一户。

        为了“观一斑而窥全豹”,解读中国乡村特别是偏远贫困农村农民艰苦奋斗、勤劳致富、不断提升的烟火生活,了解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新时代实现乡村振兴大业中的不懈劳作轨迹,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和推动下,农村农民发生的历史变迁,我数次回到自己的根脉之地,与曾经担任过自己小学初中的裴怀良老师深度沟通交流。

        为了更全面准确地解剖老农民裴怀良记录的长达40多年的家庭生活账、人情账,我重新阅读了费孝通先生的《乡村中国》,陈贵棣、春桃夫妇的《中国农民调查》,温铁军教授的《八次危机》和贺雪峰主编的《回乡记》等书籍。

        是的,裴怀良的家庭生活收支账让我看得百感交集,浮想联翩,热血奔流,伏案思索。透过那一张张发黄的纸张,精确到元角分的数字和40多年不间断的“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龙飞凤舞,我大脑中数次把他的现实生活与新闻中报刊书籍中电视电影中的映像和文字对接......是的,我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是你们春夏秋冬昼夜不停地为摆脱艰辛日子的羁绊,挣脱贫困的枷锁而奋斗不止的劳作,让大家的生活宽裕起来,让我辈的腰板挺直起来,仰着头颅,迈着健步,奔忙在祖国的山山水水间。

        中国农民用勤劳的双手,用心血和汗水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美丽如画。中国梦,复兴梦;中国人,幸福人。当我们生活在这样历史长河中,我们都是值得为自己点赞、为祖国歌唱的人。

        中国的崛起让世界刮目相看,新农村的战略规划和发展宏图让农民更有奔头,农民的物质生活让父老乡亲笑口常开。

        是的,新时代新长征需要我们共同攻艰克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农民不再是贫穷愚昧落后的标签符号。新时代的新生活不是靠敲锣打鼓喊口号得来的,我们还需要勤奋、拼搏、顽强的战天斗地,只有靠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创新的大脑,乡村烟火生活的灿烂之光、幸福之光、快乐之光才会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步伐!

    党的二十大即将隆重召开,父老乡亲们的日子会更加美好。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