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翼城一村干部违规开发房产骗取购房款

2018-04-10

原文标题:山西翼城一村干部违规开发房产骗取购房款

             事发多年无人管,群众称其“县里有把保护伞”

                 首席记者  赵旭东

   为了加强农村党风廉政建设,促进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维护农村集体和农民群众利益,推动农村科学发展,促进农村社会和谐,2011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制定了《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但时隔七年,这一规定在山西翼城县如同一张废纸,一名严重违法乱纪的村支书兼村主任被举报后,依然担任村支书,相关单位对其违法行为没有做出相应的处理,导致群众称其“县里有保护伞”。

举报:县里有人袒护违法违纪村官  

  “我们要举报山西省翼城县相关部门渎职!对违法的村干部包庇袒护,有法不依,失职职责!”2018年3月19日,一封来自山西翼城县的举报信摆上了记者的案头。

举报信

    据介绍,购房户除了唐兴镇南官庄村个别村民外,大部分来自山区西闫镇、桥上镇、浇底乡、中卫乡(甘泉)等乡镇的农民,按照当时双方的合同约定的交房日期已经过了三年多,但是由于一房多卖现象严重,至今无法拿到钥匙,有的拿到钥匙的,也遭遇到另外的购房户的阻挠,无法装修。后来他们找张延军质问,对方总是说“别管怎么样,你们再给我一点时间,交了钱的都会给你们房子的”。  质朴善良的农村人总是容易被忽悠,多次被忽悠之后,他们知道再找张延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开始找相关部门。

   2016年6月份部分购房户开始维权,先反映到翼城县信访局,信访局转给唐兴镇政府处理。在镇政府协调下,张延军写了承诺,保证在2016年9月底交房。他们相信政府,给了张延军时间。可是张延军极其不负责任,承诺只是口头上的,又过了半年,他们依旧看不到希望,再找唐兴镇政府的时候,镇政府就让他们报案。

   2017年清明过后,购房者陆续向翼城县公安局报案,但是截至目前,张延军每天依旧车来车往,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对其采取措施。

   前不久,有人打听到张延军还欠着工程队2000来万,还借了许多高利贷,就是拿这些房子抵押的,根本就没有计划给老百姓房子。

现场:村支书开发的房产确有纷争

    为了一探究竟,3月22日,本刊记者远赴山西翼城,对此进行调查采访,结果表明举报基本属实,目前张延军仍逍遥法外,没有任何机关对其做出处理。

   南宫庄村支书张延军以村委会名义开发的“南官庄新村”就坐落在南官庄村东面,从外表上看去,房子修得还是不错的。

   南唐乡的购房户赵某告诉记者,他2012年11月在这里购买了4号楼2单元西侧的房屋,先后缴纳了136000多元的购房款, 2015年初,张延军又通知说交接电,接水,安窗户和楼梯花岗岩钱,每户1.4~1.6万不等,为了能早日住进新房,他又缴纳了16500元。

赵姓购房者的合同和收款凭证

“原来说好的2013年7月30号交房,后面对方一直找借口把交房日期往后拖,2016年底我准备装修房屋时,发现封比村的一个村民说这个房子是他的,我们再去找张延军,他说‘这不是你们考虑的问题,有你们房子就行了’,到去年再去找他,他就不见我,后来我去公安局报了案,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赵某说。

   浇底乡曹村一购房户告诉记者,他们是为了孩子结婚,娃娃能在县城上学,才在南官庄购房的。让他们气愤的是,交钱时约定的房号,却住进了别人,而且人家也有交款收据,收据都是南官庄村支书兼村长张延军给的,也是翼城县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像同种情况的还有许多户,因为争房已发生多次打架斗殴事件。

   南梁镇南岭村的购房户张某告诉记者,他购买的房子目前已经知道,有三家人都在争,每家人手里都有盖着南宫庄村委会公章的“翼城县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款收据”

   在购房户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一栋楼前,发现一楼的楼梯已经被人砸坏了,有人说,这是争房户为了不让其他人进行装修的无奈之举。记者还看到,许多单元房门上贴着“翼城县公安局某年某月某日”字样的封条,但是有的封条已经被撕毁,有人已经开始在偷偷装修,有的房门锁已经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链锁。

被公安查封、被购房者自行换锁房子

声音:这个现任村支书问题多多      

   走进南宫庄村委会,里面除了几个在健身器材上锻炼的老人之外,没有见到张延军本人,有人说他去县里了。

   在没有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记者和村里的村民交谈以后得知:张延军2008年担任村主任以来,村集体的财务几乎没有公开过,重大的决策也是他说了算。村里的老学校被他私下卖掉,钱款不知去向,村民要申请宅基地,每户都要交款21000元到35000元不等,据称有70来户村民交了钱,但是至今没有一户批下宅基地,而这些钱都被张延军花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随后,记者随着购房户来到当选不久的现任村主任李某的家,他告诉购房户,这事目前自己无法介入,一则是村里的账目还没有交给自己,购房户交来的购房款花到哪里去了,除了张延军本人外,村里的干部谁也说不清,最后他表示:目前公安部门已经介入了,只能等他们的调查结果了。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翼城县公安局,见到了该局一位负责人,他表示:目前此案正在调查之中,不方便透露情况。

   在回去的路上,记者心里有个疑惑:这个村支书(村主任)违法建房的问题早在2013年私自售卖商品房至今,已经5年了,当地政府部门为什么就没有任何表示呢?盖了这么多房子,镇政府不知道?县国土资源局不知道?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知道?难道都被其买通了?难道都是张延军的保护伞?

   一位从政多年的政界人士表示:“假如他们知道而不阻止,即使没有收取任何贿赂,他们已经是包庇纵容犯罪!如果不知道,他们已经涉嫌渎职,这么多年不知道?谁信啊!强烈建议临汾市纪委介入此事,对所有涉及此事的人员立案进行调查!”

   对于张延军违法违规建房售房一事,北京新翰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春刚表示“南官庄村村委会原村主任张延军没有任何证照就开发售卖商品房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第225条之规定,涉嫌非法经营罪。其重复销售或者抵押又销售的行为,隐瞒真相导致购房者上当,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如今,已经入住的居民面临断水断电,究竟这些购房被骗的农民该何去何从?他们能不能拿到自己付了全款的房子?张延军的村支书还要当下去吗?更为关键的是当地县委县政府究竟如何妥善处理南宫庄村出现的这些农民问题?让我们拭目以待!本刊记者将继续追踪报道此事。

(据廉政法治周刊)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